欢迎进入湖南省中南大宗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财经资讯
 
中信国信海通遭顶格处罚 缘起为境外做空机构违规提供弹药
2017/5/25 9:07:28      点击:
 
 

近2年的立案调查之后,当年的救市主力中信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日前收到监管层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这3家券商均因违法向做空机构司度公司提供融券服务,分别遭顶格罚款超3亿元、1亿元和254万元。

这一处罚决定,将2年前股灾救市期间的陈年往事勾起。彼时,三家券商作为救市主力军,因与境外做空机构司度公司有关联关系,均从救市龙头陷入被调查境地。

顶格处罚:中信证券被罚3.08亿元

中信证券5月24日晚间公告称,因在司度从事证券交易时间连续计算不足半年的情况下,为其违规开立信用证券账户并提供两融服务,被证监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遭没收违法所得6165.58万元,并处以罚款3.08亿元,共计罚没3.7亿元。

此外,海通证券违法所得50.97万元,国信证券被认定违法所得2088.67万元,两家券商分别被处以254万元和1.04亿元的罚款。

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第八十四条,出现了第(七)情形,将对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根据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国信证券今日的公告,这3家券商均为“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

一位从事量化投资的私募基金经理表示,从中信的佣金收益来看,司度在中信户头上的两融交易累计规模最少都有200亿。

具体而言,在回转交易模式下,投资机构通过“买入现券-融券卖出-现券还券”和“融券卖出-买入还券-偿还融券”两种方法。中信证券之所以被顶格处罚,就在于违规向司度提供了融券融资业务。

“这也就是违规给司度加了杠杆,在2015年的牛市和随后的异常波动中,加上股指期货的做多与做空。”上述量化私募基金经理表示,在高频的交易策略基础上,中信提供的杠杆就像游戏中的加速器,在2015年的单边牛市中,收益会被急速放大。一位从事量化投资的私募基金经理表示,从中信的佣金收益来看,司度在中信户头上的两融交易累计规模最少都有200亿。


作为一家从事高频量化的投资机构,由于A股属于T+1交易制度,司度在只能以日内回转交易实现其高频策略,此时需要融券来提供杠杆工具,实现散户不曾拥有的T+0交易权利。


具体而言,在回转交易模式下,投资机构通过“买入现券-融券卖出-现券还券”和“融券卖出-买入还券-偿还融券”两种方法。中信证券之所以被顶格处罚,就在于违规向司度提供了融券融资业务。


“这也就是违规给司度加了杠杆,在2015年的牛市和随后的异常波动中,加上股指期货的做多与做空。”上述量化私募基金经理表示,在高频的交易策略基础上,中信提供的杠杆就像游戏中的加速器,在2015年的单边牛市中,收益会被急速放大。

祸起救市:神秘“司度”浮现水面

此次同时被查的中信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都曾是救市主力。

2015年救市期间,中信证券是券商中的绝对主力,而国信证券则因与做空机构司度公司有关联关系,而与中信证券被联系在一起。

此外,中信证券与国信证券的关键人物——程博明与陈鸿桥,均与已被调查的证监会前主席助理、本次救市指挥官张育军有着密切关系。

程博明与张育军曾为同门师兄弟,二人均在五道口金融学院学习,师从曾担任第一任证监会主席的刘鸿儒。而陈鸿桥在深交所任职时,常年担任张育军副手。

一位深圳资深券商人士曾对腾讯财经表示,张育军与陈鸿桥在深交所共事很长时间,关系密切。上述人士说道,陈鸿桥一直以老领导称呼张育军,并在深圳证券业中极力推崇张育军倡导的券商创新业务与互联网业务。

除了上述人物和时间上的交集,种种迹象显示,随着被调查范围逐步扩大,司度公司成为了两家券商交集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8月初,在深交所限制交易的账户名单中,其中之一便有国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的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账户。

司度公司于2010年设立,彼时中信联创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公司,占据20%股权。工商资料显示,金石投资拥有中信联创逾92%的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在2009年前后曾经担任金石投资以及中信联创两家公司董事长。

司度公司在股灾救市期间成为了市场焦点,7月末沪深两地交易所对频繁申报或频繁撤销申报,涉嫌影响证券交易价格的24个账户采取了限制交易措施,其中之一便是司度贸易公司,司度大股东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Citadel。

2015年8月2日晚间,Citadel发表声明称,确认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账户被深交所限制。不过,Citadel同时表示,无论是以往,还是近期均与中国监管部门保持积极沟通,并将“一如既往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继续合法开展各项经营”。

中信证券旋即发布公告澄清,中信联创于2010年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贸易,占20%股权。但在2014年11月,这一股权被中信联创转让。中信证券表示,已退出的该笔投资属于财务投资,且规模小,投资期间中信联创并未参与司度公司的日常运营及管理。

但后续发展并未如中信证券所料。与司度公司有牵连合作的国信证券,在2015年9月份被传出受到监管层内部通报,原因即为涉嫌在股灾期间通过股指期货进行“恶意做空”。

通报内容显示,证监会机构部已请深圳证监局对国信证券主要负责人、分管自营业务高管人员进行谈话,责令公司对相关责任人员进行内部追责。